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慈善资讯 > 《慈善蓝皮书:中国慈善发展报告(2017)》发布 去年全国社会捐赠总量预期达1346亿元
联系方式
客服热线
0510-87249199
  • 联系人:陆玲
  • 联系电话:0510-87249199
  • 传真号码:0510-87243529
  • Email:ydcsjjh@126.com
  • 邮编:214257
  • 地址:江苏宜兴高塍远东大道6号

基金新闻Fund News

《慈善蓝皮书:中国慈善发展报告(2017)》发布 去年全国社会捐赠总量预期达1346亿元

点击量:270关键词:来源:公益时报发布时间:2017-06-20
    2017年6月14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举办的《慈善蓝皮书:中国慈善发展报告(2017)》发布会在京举行。
    截至2016年12月底,全国共有社会组织69.9万个。其中社会团体33.5万个,基金会5523个,民办非企业单位35.9万个。
    2016年,社会捐赠总量预期将达1346亿元。其中,基金会系统接收的捐赠总额预估为489亿元;慈善会系统捐赠款物预估为348亿元;民政系统接收的社会捐赠款物为70.83亿元,民办非企业单位和社会团体接收捐赠测算为194亿元,其他类捐赠接收主体接收捐赠的数额约为244亿元。
    2016年的社会捐赠总量加上全国志愿服务小时折算价值495.65亿元,合计为1842亿元。2016年中国彩票销售总量达到3946.4亿元,筹集彩票公益金1039亿元。将彩票公益金算进来,那么,2016年中国全核算社会公益总价值为2881亿元。
    与2015年相比较,2016年社会捐赠总量增长率为10.7%;志愿服务捐赠小时折算价值总量增长了19.6%;彩票公益金筹集总量增长率为5.8%,全核算社会公益总价值增长率为10.5%。
    蓝皮书指出,2016年是中国慈善史上的重要转折点,也是国家与社会更紧密地联手推动慈善事业发展的一年。国家推动慈善的贡献,尤其表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以及相关配套法规在2016年度的密集出台上,至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所有慈善活动,不论是境内还是境外慈善主体的活动,都有法可依了。中国实现了慈善法制的完整塑造,中国慈善事业进入了依法治理的时代。
民政部加强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的监管
    离岸社团、山寨社团主要是内地居民在境外,特别是在香港地区注册,并在境内开展活动的组织。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在2007年之后产生了一系列社会问题,社会公众受到欺骗,合法的社会组织利益受损。
    离岸社团、山寨社团之所以直到2017年民政部才加以监管,是因为一直以来相关的法律法规不健全。2016年《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出台,使治理离岸社团、山寨社团从事后阶段前移到事前阶段,有效地压缩了这两类社团的生存空间。此外,离岸社团、山寨社团难以根治,更为深层次的原因是社团与政府利益关联没有加以隔离。2015年以来,国家对社团进行去行政化改革,相继开始了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的试点工作。这无疑将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存在的牟利机制彻底根除。
    从2016年3月起,民政部开始连续曝光离岸社团、山寨社团的名单。截至目前,民政部已经曝光的离岸社团、山寨社团数量达到了1293家。民政部与百度公司合作,在百度百科中对被曝光的离岸社团、山寨社团专门加以标注。新浪微博根据民政部名单通告,对2169个与离岸社团、山寨社团有关的账号进行了处理。
2016年全国基金会数量超过5500家
    据基金会中心网数据中心实时统计,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全国范围内已经注册的基金会数量达5545家,比2015年同期的基金会数量增加674家,年增长率为13.84%。其中,全国共有1565家公募基金会,占全国已注册基金会总数的28%;还有3980家非公募基金会,占全国已注册基金会总数的72%。同2015年相比,非公募基金会数量在全国已注册基金会总数中的占比增加4%。
    从基金会数量增长趋势可以看出,《慈善法》通过后,公募基金会数量增加的速度大幅下降;同时,非公募基金会登记成立的审批权下放、取消业务主管部门要求,进一步降低了注册门槛,大大加快了非公募基金会的发展。
    2005~2016年,非公募基金会数量年均增长率达到29%,其在全国已注册基金会总数中的比重不断上升。截至2016年底,全国共有非公募基金会3980家,占全国基金会已注册总数的72%。
    尽管2016年新成立的基金会总数与2015年度基本持平,但与2015年相比,非公募基金会的增长速度明显更快,这种变化与《慈善法》生效密不可分。2016年共有674家基金会注册成立,其中仅有18家公募基金会,比2015年注册成立的数量少了39家;而其中656家新成立的基金会是非公募基金会,占当年新成立基金会总数的97.33%,比2015年注册成立的数量有所增长。
    在2016年新成立的674家基金会中,市县级基金会数量为257家,占当年新成立基金会的38%,较2015年的272家略有下降;省级基金会数量为408家,占当年新成立基金会数量的61%,比2015年的355家有所增长。
企业型、高校型基金会表现抢眼
    全国3980家非公募基金会中,企业和高校发起的基金会在2016年表现非常抢眼。2016年底,企业发起成立的基金会共有763家,占全国非公募基金会总数的19.17%。其中,广东省企业发起设立的基金会总数高达179家,是全国企业基金会数量最多的省份。
    全国第一家学校发起成立的基金会是在1992年注册的,以高校为代表的学校发起成立的基金会在数量和资产上表现突出,也是全国非公募基金会增长的主要部分。这几年,全国学校发起成立的基金会数量持续增长。截至2016年底,全国学校发起成立的基金会数量已达712家。
    学校类别不同,其发起成立的基金会数量也有所不同,就2016年、2015年情况来看,几类学校发起成立的基金会数量比例大体相同。截至2016年12月31日,大学发起成立的基金会数量最多,达到了466家,占全国学校基金会总数的66%,是中小学发起成立的基金会总数(165家)的2.8倍之多。
    高校基金会财务规模增长迅速,其中净资产总量的增长非常突出。根据2015年净资产排名,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年底净资产为51.73亿元,北京大学教育基金会年底净资产为40.25亿元,分布位居全国所有基金会的第一、二位,这也进一步拉高了北京地区的非公募基金会净资产总量,继续位列全国不同地域的基金会净资产总量的排名之首。同时,全国学校基金会的净资产总量也占非公募基金会净资产总量的一半以上。根据基金会中心网数据中心统计,截至2015年12月31日,全国学校基金会净资产总量为309.57亿元,占全国非公募基金会净资产总量的45.60%。拥有汇集校友资源的天然优势,学校基金会为推动教育事业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如开展学校建设、进行奖学助学等。
精准扶贫阶段的妇女反贫困面临挑战
    蓝皮书指出,精准扶贫阶段的妇女反贫困也面临着一些挑战:一是资金短缺、难以催生好的可推广的项目案例。扶贫资金相对额度较大、周期较长,使很多公募与非公募基金会难以担当。近年来,政府开始尝试拿出部分资金向公益组织购买服务,但这些项目多属于“短平快”的类型,资金小,周期短,使社会组织扎根社区,通过专业理念和手法,促进服务人群脱贫和发展的传统优势和长项不能很好地发挥表现出来。同时,从购买服务的资金来源看,这些资金多来自民政、残障、救助等相关部门,而国家扶贫资金反而在推动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服务的过程中销声匿迹了,尽管中国最早的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服务项目是在2006年由国务院扶贫办与江西扶贫办开先河的。这导致的结果就是一些能够体现专业性,具有可复制、推广潜力的综合类扶贫项目很难出现或者被看到。
    二是妇女/性别与发展人才断链。90年代国际合作项目中成长起来的一批妇女/社会性别与发展的专业人才,有很多是学界的,随着高校和科研单位考核制度严格化以及他们自身年龄的增长,许多人已退出了发展一线。国际机构撤离后行业内和反贫困相关的“参与式社区发展”“社会性别与发展”等培训与实践项目骤然减少,新生代的社会组织成员没有机会获得相关的培训和实践机会,公益慈善行业出现了明显的人才断层现象。所以当“精准扶贫”呼唤更多的社会组织扎根社区时,却发现具有专业能力的社会组织数量有限,既缺少能够对政策产生影响的重量级专家,更缺少在社区有实施行动研究能力的学者兼行动者,亦缺少在一线为目标人群提供对口服务的实际工作者。近些年发展起来的社会工作者队伍,有替代发展工作者的趋势,但由于中国社工队伍培养的先天不足,要担当重任还需磨炼。中国社会组织参与妇女反贫困任重道远。